“特殊人群”日本大妈 善解人意又趣味十足

不久前,我刚从位于东京丰岛区的家里走出,遇到一位气质文雅的日本大妈。她一直跟在我后面,看着我脚步匆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就鼓起勇气“搭讪”:“对不起,我可以打扰你一下吗?”见我回头,她先是绽开了一个矜持的笑容,三秒钟后才说:“你风衣背后有根红线!”说罢,就动手帮我摘下。我笑着回答:“大概是我这条红围巾挑线了吧。”她则笑道:“真对不起,我担心是你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粘的呢,怕你这样回家会惹出麻烦。看看,我真是狡猾、多事的大妈啊!”在日本,大妈是一类“特殊”人群,善解人意,却又个性十足。


日本大妈喜欢“熟年离婚” 不过,千万不要以为日本大妈都是这样温文尔雅。她们的杀手锏叫“熟年离婚”。“熟年离婚”是日本进入21世纪后的几大社会现象之一。一位日本大妈曾经写过一本书——《退休后的丈夫怎么这么讨厌》,引发了众多日本大妈们的共鸣。 日本大爷们尤其是白领阶层习惯于埋头工作,享受着一回家就有人端茶倒水、嘘寒问暖、洗衣做饭、准备好洗澡水的日子。他们大多是“工作狂人”,没有个人爱好,也没有生活能力,直到一朝退休,才惊觉家里的“贤妻”已经换了一副面孔,不再是一进门就有热腾腾的汤饭,也不再是放下筷子浴缸里就放好了热水,自己从一家的“顶梁柱”变成了碍手碍脚的“粗大垃圾”。
日本大妈们之所以对退休后的日本大爷们爱不起来,就是因为在大爷们的职场生涯期间,大妈们从来没有停止成长。她们在做家庭主妇之余,还上烹饪课、练瑜伽、学夏威夷草裙舞,有自己的社交圈子,生活得有滋有味又有规律。但退休后的大爷们打破了这种规律,不再赚钱养家,却要大妈们一如既往地温柔伺候,大妈们自然不乐意。
其中有些日本大妈意识到,人生还有二三十年,自己依旧皮肤紧致、气质文雅,下得了厨房,上得了厅堂,儿女也已经结婚独立,是该换个活法的时候了。

化妆品公司盯住大妈商机

旅居日本将近三十载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在东京几乎没见过素面朝天的日本大妈。无论多大年纪,日本女性都不放弃对美的追求。这里的美,并非时代的流行,而是一种得体。衣着得体、妆容得体、言谈得体(如图)。日本演员吉永小百合可以说是日本大妈们的缩影。她气质淡雅,举止从容,年轻的时候并未能够做到“艳压”百星,但伴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的光彩则与日俱增,成为公认的最美丽的日本大妈。
日本的化妆品商们也抓住了这一商机。2000年,佳丽宝面向50岁以上的女性推出了系列护肤产品,在7年后就成为销售额超过100亿日元的大品牌。随后各大化妆品牌都重点推出了熟年护肤品和化妆品系列,让人着实见识了日本大妈们的强大需求。
在日本大妈看来,出门不化妆,是对自己的不负责,是对路上遇到的所有人的不尊重。日本大妈的出门率那是相当高,几乎天天都有活动安排。上午去学习花道,中午和朋友们一起吃午餐交流,下午又前往美术馆去看一个工艺展览或蕾丝历史展览等。还经常与三五好友结伴外出旅行。
大阪大妈浑身都是戏 “大阪大妈”可以说是日本大妈的另类。不同于其他优雅的日本大妈,大阪大妈的辨认度极高,她们喜欢烫如来佛般的卷发,穿豹纹衣裳,出门以自行车代步,说话大嗓门,跟谁都自来熟,以用便宜的价格买到东西为乐,爱管闲事,还擅长九成日本人都不懂的讨价还价之术,无论是在街边摊还是在商场百货。大阪大妈也成了其他城市的日本人吐槽的对象。
有趣的是,大阪大妈喜欢口袋里装着糖豆,只要嘴巴寂寞了就会掏出一颗,也喜欢给素不相识的人一起分享。据日本某综艺节目的调查结果,大阪大妈口袋里装着糖豆的比率高达84%。记者还遇到过一位大阪大妈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根香蕉给我的事情。见我在惊讶之余并不急着吃,大阪大妈自己又掏出了一根开始剥皮,说“吃啊、吃啊,你看我都吃了”,在我吃完后,大阪大妈还“回收”了我剥下的香蕉皮,放回包里。



浑身都是戏的大阪大妈还有着极强的自我表现欲。比如大阪有一个大妈乐队叫“OBACHAN”(欧巴酱),成员的平均年龄都在50岁以上,要“以大阪欧巴酱的能量唤起世界的活力”! 日本大妈还有一个组织,名字就叫“全日本大妈党”,党部位于大阪,成立于2012年,截至2014年底有党员4500人,党首谷口真由美女士是名地地道道的大阪大妈。谷口党首讨厌日本大爷,尤其是搞政治的日本大爷,她发挥大阪大妈的“毒舌”天赋,将日本政坛比作 “乌鸦、麻雀和鸽子的政治”。因为男性政治家们总是穿黑、褐、灰这三种颜色的西装。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4 22:49:29